主办: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  承办:新华报业传媒集团  协办:中国江苏网、新华日报评论理论部
关注这里:
微信
威尼斯人正网,威尼斯人注册官网 > 头图 > 正文
地下城“隐蔽工程”如何高质量推进
受访专家直面突出问题和公众关切
2020-07-28 08:55:00  来源:新华日报

江苏是我国城市地下空间开发领域的“领跑者”。7月16日,省长吴政隆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,审议《关于加强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指导意见》,要求高质量做好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工作。

加强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,是提高城市空间资源利用效率、提升城市综合承载能力、促进土地节约集约利用的重要手段。在建设和发展“地下城”的过程中,我省如何做到“高质量”?就相关话题,记者采访了该领域多位资深专家。

江苏坐拥两项“全国第一”

无论是电影《狄仁杰之通天帝国》,还是电视剧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都有一个神秘的、颇具隐喻色彩的地下城。

我们知道,哪怕唐朝的都市再发达,那时候也不大可能建有功能完备的地下城市。只有在生产力高度发达、城市发展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,大规模、高水平建设地下城才会真正成为可能。

我国的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较欧美发达国家起步晚,但增速快,尤其是新城、新区开发和轨道交通的建设更是引领了地下空间发展的方向。

江苏省地下空间学会理事长、江苏省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黄富民介绍,2011-2015年,我国以年均20%以上的增速,完成了现状近60%的地下空间开发规模。开发利用类型多样化,逐渐从单一的人防工程拓展到交通、市政、商业服务、仓储等多种类型;在城市综合管廊建设中,截至2016年底167个城市建成2548公里的综合管廊。在开发深度上,也由浅层开发延伸至深层开发。

“十三五”以来,我国新增地下空间建筑面积达到8.44亿平方米,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大国。“十三五”以来,江苏省、山东省、浙江省和广东省新增地下空间面积超6000万平方米。根据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地下空间分会发布的蓝皮书,江苏省地下空间综合开发排名全国第一,南京市地下空间综合开发排名全国第一,13个设区市中有7个获批建设城市轨道交通。

“我省提出高质量开发利用城市地下空间,具有坚实的基础、巨大的潜力和良好的前景。”黄富民认为。

站在“高起点”,追求“高质量”

高起点上,江苏如何高质量做好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工作?黄富民在受访时表示,可以从四个方面理解“高质量”:

首先,要更精准地摸清地下空间“底细”,保障地下空间安全发展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是由各种复杂因素决定的,只有摸清地下现状,包括开发利用现状、地质环境条件等等,推进开发利用才能做到心中有谱。

其次,要更有力地发挥规划的统筹引领作用,注重规划的前瞻性和系统性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涉及到规划、建筑、市政、交通、工程结构、系统设备、景观环境等多个学科的专业技术和综合知识,规划编制应采用交叉学科的研究方法,统筹考虑各专业间的关系,通过不同学科间的交叉分析,发现和解决综合性的问题,助力城市空间资源利用向着更有深度、更加高效的方向转变。

再次,要更普遍地融入绿色可持续发展理念,提高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效率。地下空间要实现分层规划和立体利用,优先安排供水、排水、燃气等市政基础设施以及交通、人防、综合防灾等公共服务和公益性设施,紧密结合轨道交通、新区开发、旧城更新和基础设施建设等重点工作开展。

最后,要更加健全地下空间信息化建设,完善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管理。以业务融合、信息共享为导向,加强自然资源、不动产登记、地下管线、地下交通等已有信息化成果整合,统筹建设城市地下空间管理信息系统。建立健全地下空间数据更新机制和信息查询平台,实现地下空间地质调查、规划审批、土地供应、确权登记、市场交易、安全监管等数据资料共享和系统互联互通,融入城市智慧管理系统。

直面社会关注和疑虑

判断一个城市是否足够现代化,人们一直习惯于“抬头”看鳞次栉比的高楼。可以肯定地说,“低头”审视节节生长的地下城市,正在成为一个崭新的衡量尺度。可喜的是,近年来随着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案例逐渐丰富,社会公众的关注和讨论也逐渐增多。

例如,我省某市正在大规模建设的一个地下城项目,近期引起社会关注。概括说来,关注点主要集中在:其一,靠近长江建这么大一片地下城,有地质和防水方面的风险吗?其二,地下城建设耗资巨大,将来会不会成为摆设?其三,新城区发展地下商业,是否有必要?

就这些公众关心的话题,记者采访了江苏华东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、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金雪莲。她表示,公众关心地下城建设是一件好事,这本身也是社会监督和参与的表现形式,可以推动相关项目的规划、建设和管理进一步臻于完善。

金雪莲介绍,地下工程的建设技术目前非常成熟。我国已建成的穿越长江、黄浦江、黄河、伶仃洋等水下隧道很多,掌握了国际先进水平的地下工程建造技术。长江河漫滩地区建设地下空间有一定的技术难度,但都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。这方面公众不必过于担心。

关于投入和产出的匹配问题,金雪莲认为,大型地下空间的建设有几个前提,高强度开发区的地下互联互通、多条地铁线的汇集和城市发展的需要等。因此,在地下空间开发前需要进行全方位充分的论证,对于投入和产出进行测算,同时与城市规划相契合。

“至于地下商业,这也是一个大家探讨较多的问题,国内的商业架构近年来都在做调整,而地下商业应该说还处于发展阶段。” 金雪莲说,地下商业应该是有一定边界和范畴的,更多的是考虑地下空间的功能带来的业态布局和必要性,“例如南京新街口地下空间的商业是国内的典型,非常好,也是老百姓出行的必备,但它是不是唯一,具不具备可复制性,这是需要进一步研讨的。”

不宜对“综合管廊”期待过高

长期以来,“拉链马路”等饱受诟病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城市建设者、管理者。不少公众将此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锁定在建设地下综合管廊,同时也希望各地加快建设综合管廊,减少对地表道路的破坏。

对此,苏交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地下空间院院长、江苏省地下空间学会常务副理事长黄俊表示理解。他认为,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对解决城市“里子”问题十分重视,仅针对综合管廊国家和地方就出台了大量的政策性文件,开展了试点城市建设。

“不少公众对综合管廊的进展尚不满意,这可能是对综合管廊的期望太高了。”黄俊说,由于综合管廊建设成本高,希望其解决所有“拉链马路”问题的代价是很高的。目前城市中主要道路下的管线考虑采用综合管廊,其他道路下的管线往往采用直埋。

同时,地下综合管廊的建设不是孤立的,需要在地下空间协同开发规划的指导下建设,实现可持续发展。综合管廊属于地下工程,地质条件及周边环境对综合管廊的建设影响非常大。老城区、成熟中心城区既有的地下管线、构造物非常密集,建筑物林立,进行综合管廊的建设难度非常大。例如,我省在建的一条老城区综合管廊,与4条地铁线、1条过江隧道、2处人行地道、1条电力隧道、数根大直径管道交叉,设计施工难度就非常大。这些都需要得到公众的理解。

南京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城乡建设与发展研究室副主任汪广丰坦陈,近年来,在国家政策强力引导下,各地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发展迅速,同时存在着制约其建设运营良性循环的瓶颈,亟待破解。主要表现在:强制入廊要求难以落实;有偿使用制度难以落实;专项规划不足;技术规范不完善;统筹程度不高;维护管理制度不健全;巨额建设资金筹集困难;管理协调困难重重等等。

汪广丰认为,加快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是大势所趋,破解难题,须从高标准编制专项规划、落实强制入廊要求、完善标准规范、落实有偿使用制度、创新投融资模式多渠道筹措建设资金、健全维护管理制度、统筹推进管廊建设、确保质量安全等方面重点突破,保障建设运营有序推进。

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大有可为

江苏省城市地下空间具备良好的基础,未来10到20年应该夯实基础,实现地下空间开发的可持续发展,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大有可为。

采访中,黄俊提出两方面展望和建议:

第一,地下空间集约利用。我省的面积相对较小、城市建设用地相对较少,随着城市的建设和人口持续增长,进行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几乎是一个必选项。地下空间的利用是有代价的,浅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有天然的成本优势,但更深层次的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将困难重重。

因此,我省在目前已经进行一定程度的地下空间开发的基础上,应提前筹划,把地下空间集约利用纳入工作思路,进一步提高地下空间利用效率。在地下空间集约利用过程中,需要政府部门进行统筹,各单位协同作战,在管理上、技术上均应做好准备。

第二,城市地下空间多元化发展。我省13个设区市的市情各不相同。每个城市均应结合城市的总体规划,结合城市的建设条件来有序开展城市地下空间利用,从管理上、技术上解决过程中的一些难题,同时体现城市地下空间的“个性”。

例如,徐州、南京等地废弃矿山的开发利用,矿山开采后已经形成的地下空间可以有效利用,成为人们的休闲场所,或开发成为商业设施等;例如南通、无锡等地废弃人防通道的再利用,目前重庆、哈尔滨均有利用废弃人防建设轨道交通的案例;还有一些人口密度非常高的CBD地区深层地下空间的开发研究等等。在思考城市地下空间多元化发展的过程中,探测、规划、方案研究,包括数据平台的建立等都非常重要,也需要规划、建设管理等部门提前筹划、过程监控、事后评估。本报记者 左中甫

专家视点

目前一些大城市的地下空间商业开发也存在一些问题,比如地下商业与核心区地位不匹配,地下空间互联互通网络化程度不足,地下空间功能业态虽然多元,但内涵特色不足,品质体验感不佳。这些都是今后应当发力解决的地方。

——南京市城乡建设委员会研究室副主任 汪广丰

在地下空间开发中,政府需要做好国土空间规划尤其是控制性详细规划,明确开发强度、功能定位以及开发时序。市场主体尤其要注意与承担城市公共功能的公共地下空间厘清产权、投资、运营、设计、施工五大界面。一般的,公共的归政府,市场的归开发主体。 ——苏州恒泰商用置业有限公司投资负责人 孙 立

可以预见,随着城市化的推进,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是城市集约化发展的需要,我们需要去面对各类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安全问题。安全问题伴随着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全过程,包括规划、设计、施工与运维阶段。在此建议:一,设立专门机构。二,建立数据平台。三,加强安全、绿色、智慧运维研究。

——江苏省地下空间学会常务副理事长 黄 俊

(本报记者 左中甫 采访整理)

来源:新华日报   编辑:王逸男